欢迎光临陕西名人网 收藏|设为首页

专访

名人故事——书法家杨隆山先生传略

  来源:  
        凡到过终南山楼观台的人,都知道那里曾住过一位老书法家叫杨隆山先生。

        到了楼观台前,首先映入眼帘的就是登台道口牌坊上隆山先生手书的“楼观台国家森林公园”七个醒目大字,字径60公分左右,庄重、挺秀、神采摄人,来往游客,说不清有多少人驻足观赏!多少人摄影留念!

        先生晚年在楼观台住了十多年。这个钟灵毓秀的道教“天下第一福地”,是他人生旅途的落脚点,是他书法艺术最后结出硕果、成名成家的基地。

        先生名国栋,字隆山,笔名溪邨,晚署二曲野叟、闻仙庐主。1914年农历三月初七日出生于周至县东乡小水云屯(今属尚村镇)一普通农家。八岁起入邻村大水屯赵氏祠堂的村塾读书五年。尽管所学不多,毕竟把他引进了文化之门。他也初露头角,与同龄比,记诵快、识字多,特别是毛笔字写的过人。

        大水屯是个不寻常的村子。晚明著名书法家、金石学家赵崡就是此村人。民国初年,当年赵氏的书斋、书楼、祠堂遗迹尚存。乡间还盛传着有关赵氏写字的秩事秩闻,特别是悬挂在祠堂的清代周至翰林路德,为赵氏书楼“傲山楼”撰写的“醉墨堂中石不能言胜金玉,拥书楼上山犹可傲况丘陵”那副字迹清秀,涵义隽永的板刻对联,对少年杨隆山印象最深。他受赵、路二大师的遗风熏陶,从小就爱上了书法这门艺术。年方十三就为邻村大戏台书写对联,一时少年能书之名,附近村庄时有传闻。

        他十五岁至二十岁受业于当地国学名师李沉斋、李萃亭兄弟创设的“静修学舍”攻读经史、古文。勤奋好学,学业出众,深得二师器重,成为李氏门中的得意学生。这六年,对他来说,既奠定了深厚的学业基础,书法更由野入文。

 

 

        “九·一八”后,二师为实现其教育兴国主张。毅然于1932年学舍改为新式学校,于是“周至县私立甘西小学”便应运诞生。隆山先生是首届学生,追随乃师毕业后随即执教于甘西。由于知识渊博,教学得法,深受学生敬重。1938年初冬沉斋校长逝世,门人为之所立“道教碑”即隆山先生以魏体字书丹。碑拓散出,引起周、户边界人士极大震动。其时,他刚二十四岁。

        抗日战争开始,甘西小学居然成为一所有名的进步学校。在共产党员校长李萃亭领导下,杨隆山这位热血青年,倾向革命即由此开始。以后又结识曾在校任教的地下党员张景文、王礼、齐裕森、武梦名等人。他热烈拥护中共各项主张,积极写作进步文章,宣传抗日救国, 因而遭到国民反动派的残酷迫害。1940年秋,伪周至县长田杰生(cc特务)以“赤化”罪名将甘西小学封闭,隆山先生与萃亭校长及另外两名教员先后被捕,押赴陕西省党部调统室监狱,备受摧残折磨。经多方营救,1941年初夏,他们先后出狱。

 

 

        隆山先生出狱后,避居西安,便改原名国栋以字隆山行事。经友人介绍,受雇于陕西省田粮处工作。由此遂混身于旧政权下作公务员八年。在处内担任过科员、主任科员、秘书等职。

        进入大城市,眼界开阔,见识宽广,又直接、间接受当时陕西著名书法家寇遐等人的影响,书艺大有进步。其时,他除继续在唐楷、魏碑上下功夫外,又开始学行书《集王圣教序》、《智永千字文》,并以《礼器》、《曹全》为主学习隶书,同时奏刀制印,涉猎篆书,均有成就。因此,当时不少人求他书碑写匾,在一定的范围内,有了一定的书法名声。

        1949年5月,西安解放。隆山先生以旧职员被留用,参加革命工作,被分配到西北粮食局,时年35岁。由黑暗的旧社会,一旦进入新社会,精神为之振奋。又具有较好的文化基础和在甘西形成的进步思想,很快便成为机关工作中的骨干力量。先后担任秘书、科长。经常参与重要文件的起草工作,屡受表扬奖励。

 

 

        建国伊始,百废待兴,举国上下忙于抓政治,抓经济,因而对书法这门艺术,在朝在野似乎无暇顾及。因此,书法在隆山先生的生活日程上也被无形中挤掉。这是大势使然。

        1954年底,他被调陕西省粮食厅任政务秘书,兼主编内刊《陕西粮食工作》。1956年由他执笔写成的《陕西省粮食厅工作总结》,受到赵寿山省长在省政府例会上的表扬。当年毛主席要求国务院所属各部委和省市厅局都书写书面汇报。省粮食厅按照要求,又有隆山先生执笔首先写成。商业、财政厅曾参照仿写。从此,隆山先生竟成了省财粮系统非党干部的有名人物。

        风云莫测,横祸袭来。1957年冬,因为他说了真话,竟被打成“极右分子”。12月12日下狱,判刑两年。其时他已四十二岁。

变故非常,生活发生了巨大跌差!1959年底,“刑”满释放,被遣返周至农村,继续作专政对象,遭批挨斗已成常事,从此蒙冤受屈长达二十二年之久。

 

 

        在漫长的艰难岁月中,生活尚且难以糊口,何言其它!书法自然而然地远离他而去。长期丢掉自己酷嗜的书法,是他最痛心的。但信念不泯,他相信“飘风不终朝,骤雨不终日”(老子语)。他认为历史的曲折终将过去,并暗自祈祷,期待着祥和幸福的时代早日到来!

     具有重大历史意义的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,是隆山先生人生机遇的最好时期。错划的“极右”得以平反昭雪。1979年正当桃红李白、春光明媚的时候,他扬眉挺胸地回到阔别很久的国家干部行列。悲去喜来,感激零涕!惟年已周甲过五,垂垂老矣!遵从组织安排,退休改离休,转回原籍周至县“易地安置”。其时,我便撰写了一副这样的对联,用以安慰。联语是:

一生两缧绁,说红道白,是非险乎沉海底。

三中起春风,涤污荡垢,毁誉终于曝人间

       离休十多年间,隆山先生为周至的社会主义事业,默默奉献余热。

        他曾担任过周至政协六、七、八届(1981-1990)常委,并参与《周至文史资料》的编审工作。

       1979年8月,不顾年老体衰,欣然应邀到楼观台文管所帮助工作。他为楼观台的文物管理和开展旅游工作倾注了大量心血。

楼观台是道教古观,终南名胜。“文革”后,图书、档案、资料荡然一空。为重建楼观档案,他数九寒天,几去西安,出入于西北大学和陕西省图书馆查抄文献资料。经过两三个月的艰辛工作,1980年初写出具有科研价值的两万余字的史稿《古楼观》。北京中国道教协会会刊摘要发表。1982年在陕西省文博科研会上进行交流。稍后,又搜集编辑出版《历代名人题楼观诗选》(56首),内部发行。

 

 

        楼观有两种有名的石刻本《道德经》,唐刻的正书“楼正本”和元刻的古篆书“高翿本”。为便于人们阅读,隆山先生对前者分章、断句、标点,由文管所印刷成书出版。对后者注了正楷详文,因经费困难,未能出版。

        先生对楼观台文管所做的又一件具有深远意义的事,就是征集国内书法名家的作品。他亲手用毛笔字书写信函进行联系,满意地征集到以书写唐、宋诗题楼观为内容的珍贵作品二十余副。这些书作者都是驰名中外的名老书法家:刘自椟、宫葆城、王个簃、钱君匋、商永祚、沙孟海、沙曼翁、沈寿、蒋维崧、胡公石等。文管所随即刻碑镶嵌于碑廊,使楼观的石刻文物大增光彩。

由于他成绩卓著,1988年荣获西安市“老有所为精英奖”。

        先生命途多,道路坎坷,书法造诣受到严重限制,中年时成就不大。近十多年来,在楼观台这块风水宝地中,他悉心研究,无间临池,书法艺术取得了重大成就。书法作品多次在省内外报刊发表,多次参加省内外和一些国际性书法展览。江西的庐山、陕西的华山和八仙宫、安徽的颍州、西湖碑林、四川的太白碑林、贵州的遵义会议纪念馆、海南的琼崖碑林······都收藏有先生的书作。特别是1990年为周至仙游寺书写的陈鸿《长恨歌传》,约一千四百余字,字径一寸,刻碑十通,并列于白居易的《长恨歌》、吴道玄留下的诗画遗迹、苏东坡品茶赋诗的名刹之中,特别令人注目。1992年又以楷、行、隶三中书体为道教圣地楼观台文官所书写的巨作二十二条屏。这两组鸿篇巨制,是先生留给桑梓的瑰宝。专家、学者评价颇高,称赞周至不愧为山青水秀、人文荟萃之乡,杨隆山是其中的佼佼者。1988-1991年由香港汉荣书局出版《中国当代书画选》和《中国当代书画选—大陆部分》分别收印了先生的两幅书作;1991年中国书法家协会主编出版的大型书法集《当代中国书法艺术大成先生亦有佳作编入;北京师院出版的《中国当代书法名家墨迹》,陕西老年书画学会编印的《陕西老年名家书画选》都分别收印了先生的作品;1993年中华书局出版的《中国美术年鉴》(1949-1989)隆山先生的名字也被光荣地编列条目;其他如浙江椒江市、山东潍坊市、河南周口地区文联等多家出版的书法、传记专辑,也把先生的作品和事迹编入其中。1997年陕西老年书画学会还专为先生录了像。

 

 

​        隆山先生是位“丰产”的“有求必应”的书法家。他为省、县内外的单位和个人书写的作品不计其数。向老未减报国志,老树逢春更着花。隆山先生以书法报效国家,服务桑梓,功不可没。

        隆山先生是是中国书协会员,更是陕西省书协最早的会员之一,陕西省文史研究馆馆员,陕西省老年书画学会理事兼楼观台分会会长。

        隆山先生之于书法,可以说是自学成才,却没有具体师承,但凭天分、好学、勤奋,走的路正,终于成名成家。他学字是从楷书入手,宗法晋唐,早年学欧,以后又学颜、柳、赵及魏碑,并学篆、隶、行、草,主学二王。故其行、草洒脱而不靡弱,楷书以魏碑为基础,端庄、秀逸而有筋骨。陕西省书协主席、著名书法家刘自椟曾评价说:“陕西的行书,我看现在最好的就是周至的杨隆山老师了”。(见1999年3月27日《陕西日报》韩健畅《书法家杨隆山先生追记》一文)

        诚哉斯言!

 

 

        近年来,他上溯殷、周、秦、汉、唐,下涉宋、元、明、清,广泛研究,探索书法艺术发展的轨迹和规律,精勤实践,对书法的美学认识进一步地加深,书法品格日益升华,已臻人书俱老之境。但他对自己的成就并不满足,常恨自己的不幸,虚掷年华,于书法捂到过迟,成就不大,有愧书家称号。

        隆山先生对书风的追求是典雅、秀逸、无俗、无躁、无悍、无霸之气。他最厌恶那些流行书风中的狂、怪、乱头粗服。他认为,引人向上,陶冶情操是书法艺术不可忽视的社会责任,书家的精神世界如何,必然要内化于书艺,这是定理。“腹有诗书气自华”,他常以此自勉并勉励后进。

        他认为书法称作东方艺术之明珠,有其独特的技法为基础。所谓传统,就是前人在创立和发展这门艺术中留下的宝贵遗产。从传统学是学的学书的必由之路,不如此就不能掌握基本技法,窥见书法艺术的奥秘,并进而登堂入室。但学古不是目的,要学古不泥,能入更能出,最后熔铸百家,形成自己的面目和风格。他说,如果把学书过程概括成公式,那就是:无法-有法-无法。必须经过两个飞跃,最后的“无法”才是“通会”之际的高境界。功夫到此,才可以言书有成。他认为学习书法没有捷径可走,更不能否定传统,随心所欲,妄图自创新路。

        书如其人。书家的主体精神决定书法艺术的品格。为人一等,方可得上乘艺。隆山先生爱好文学,对哲学、史学也有一定研究。他为人正派,不苟言行。他富有“书卷气”的书艺正是他品德学养在书艺上的反映。特别是在楼观台的十多年,领略林泉风光,服膺老子学说,审美境界愈来愈高,欣赏先生的作品,如面对寒潭秋水,一派静穆、明澈、虚灵之气扑入眉宇,使人肃然得到超乎凡尘的美的享受。

        隆山先生务实而不好虚名。长期以来,许多友好、学生要帮他筹办书展或出专集,他总是谦虚地婉谢:“我的字不行,不成家数,只能自娱,不足范人!”尽管如此,才越使人敬重。其实,他的书作,每经展出,往往引起轰动。1994年他书写的陈鸿《长恨歌传》十通碑拓,被陕西省老年书画学会装裱,在省历史博物馆展出,众口称赞。一位高级军官参观后,以不能亲见书家为憾,经再三打听,亲接其家热情款待,敬仰之情可知。1996年陕西文史研究馆举办书展,隆山先生所书李白《登太白峰》六尺整宣中堂一亮相,观众就一再要求会见先生。当他出现在展厅时,观众立即围拥而来,问长问短,使他应接不暇。最有意思的是,当场就有人愿出数千元购买收藏,结果被先生和展馆方面一致婉谢。

        隆山先生博学多才。在楼观台的十余年间,由他接待的中外来宾、学者、专家,达千人次以上。他们听了先生的有关介绍楼观知识后很满意。有人竟以为他是一位老史学工作者,或者是研究宗教、哲学的专家。其实不然,他却是位老秘书工作者。他的一些史学、哲学和文物知识都是到楼观台后才逐渐掌握的。

        在楼观期间,先生常为人书写这样一幅对联:

竹开霜后翠   梅动雪前香

        古往今来,人们常以竹比君子。竹,正直、虚心、有节,它与梅、松并称为“岁寒三友”。这幅对联不正是隆山先生的具体写照吗?

        俗话说:“七十不留宿,八十不留餐”。隆山先生不顾挽留,毅然从八十岁后离开楼观回到老家。在家里仍一如既往,练笔不辍,登门求字者络绎不绝。他非常乐观,希望能活到百岁,为祖国,为桑梓再献余热。

 

 

        在家除应酬外,还写成两部行书长卷巨作:840字的白居易《长恨歌》和老子五千言《道德经》。

        1996年盛夏,正当他完成《道德经》长卷之后,他病了。经医诊断为食道癌。于是住进陕西省肿瘤医院治疗。住院期间仍旧笔不离手,天天练字不停,病友见之无不敬佩。在医生的精心治疗下,效果特别理想,三个月后康复出院。

        回家养病期间,还是手不释卷,运笔不辍。1997年初夏,二儿媳妇病逝,直接影响着先生的日常生活。热心的户县朋友们将先生接送到涝峪宾馆。在那个山青水秀、幽雅、安静的环境中,他过得很好。在那里留的作品也相当多,因而在周户两县的声望更是与日俱增。

        隆山先生有个习惯,每逢国家有重大事件或节日,他总有撰书的作品问世。比如,香港回归祖国前他撰书的条幅是“港岛归期指日近,神州无处不欢腾。百年强忍侵权耻,伫看金瓯损复完”;邓小平逝世后,他不仅写了“中国人民既然有能力站起来,就一定有能力永远岿然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”的大幅小平语录中堂,还写了长达五千言的学习“邓选”的体会文章,以表达他对邓老怀念和崇敬的心情。

 

 

        1998年春,当他幸福地度过八十五寿辰之后不久,旧病复发了,再去住院。但病情每况愈下,竟于1998年6月9日与世长辞。6月20日安葬的那天,由中共周至县委副书记、县政协主席张长怀主持,在隆山先生的故里举行了隆重的追悼大会。陕西省政府办公厅、省委宣传部、统战部、省书协、省文史研究馆、省粮食厅以及县级各有关部门、文化团体、生前友好、亲戚晚辈、弟子近千人参加了追悼会,还送了很多挽联、挽帐、花圈。

        杨隆山先生忽归道山,我们失去了一位德高望重、卓有成就的书法家。这是书法界的一大损失。于是我在追悼会场撰拟副对联:

三秦书苑顿失砥柱    二曲历史又添名人

        隆山先生的一生是坎坷的一生,是追求书法艺术的一生,他的书法艺术成长与发展过程,历史源远流长,尤其到了晚年书法造诣斐然,他留给人间的是瑰宝和精神财富,这是他人生价值的最佳体现。 

       隆山先生逝世之后不久,周户两县的书法爱好者,热情地征集,由陕西人民出版社为先生出版了书法专集《杨隆山书法选》。        1999年春,中国国际经济文化交流促进会等四单位联合出版《世界华人文学艺术届名录》第三卷,已正式通知收录先生的大名,今年五月出版,公开在海内外发行;北京市名人文化研究中心等四单位也来函征集资料,也准备将先生的名字收入《世界文化名人辞典》(华人卷)之中。

 

 

        所有这些,对于宣传表彰杨隆山先生在书法艺术上的成就、功绩都讲起到非常重要的有意义的作用,同时也是对隆山先生的最好的纪念。

1999年4月3日初稿

文/姜崇智(注:姜崇智,笔名耿川,周至县已故知名学者、优秀教育家、楹联学家)

编辑:沐木 小熊

 

 
 

 

杨超产

 

陕西正阳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

 
 
 
 

十年磨一剑,而杨超产董事长从08年起不到十年,就“磨”出了正阳酒店和阳光中学两艘高速前行的“战舰”。今天的陕西正阳集团有限公司,昂首矗立在渭北高塬铜川新都市中,他点点滴滴的成长进步,无不彰显了正阳集团的高度社会责任感和董事长的人格魅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