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光临陕西名人网 收藏|设为首页

赵国旗:离婚

  来源:博风雅颂  
    “咱们离婚吧!”她在吵了五分钟之后,忽然冒出这句话。
    他望着她,刚刚还喷射刻薄话的嘴一下子僵住了。他一下子没反应过来,不是常常吵架吗?怎么今天她会这么说?
    也许他们的爱情像所有的爱情一样,从开始的如胶似漆到现在的麻木冷漠,从原来一个电话几十分钟到现在一个电话不到半分钟,爱情的热潮降温太快了,就像那美丽的昙花,还没来得及细细看清楚,却早已凋谢了。
    他知道她的性格,倔强得不像女人,就像她不像女人的酒量一样。说出来的事情,做不到的话她会睡不着觉,会吃不下饭。既然这么说了,那没办法,先暂时离开一段吧。
    他收拾自己的东西。
    “把属于你的东西全部带走,我不想再看见。”她的声音有种寒冬腊月的凛冽,冷得自己都难以相信。
    很简单,他收拾了一大包衣服,走了几步,又掉过头,拿起剃须刀和一个巨大的小熊。
    “不行,这个小熊是你买给我的,就是我的了!”她一把抢过来,气哼哼地说。
    他很想拿走这个小熊,但是他没再坚持,带着他的东西,走了。
    抱着这个小熊,她忽然想起他们认识的第一个生日。那天他买了一条特别漂亮的连衣裙送给她。她心里很欢喜,却装作一副不高兴的样子:“你一点不懂人家的心,我最想要的是一个可以抱着睡觉的小熊啊!”那时候她的声音甜得像金丝猴奶糖,脆得像烟台苹果。
    他接着就跑出去了,外面还下着雨,他没打伞,就这么跑了出去,把她扔在了咖啡馆里。
    半个多小时,他湿漉漉地跑回来,站在她面前,变戏法一般从身后拿出一个半人高的小熊,脸上憨厚的笑容一下子让小包间里春意盎然起来。看着他湿漉漉的全身,滴水未沾的小熊,她当时就眼泪汪汪了。
    她想,他会好好疼自己一辈子;她也会好好爱他一辈子。
    可是,才过了两年半,爱情忽然一点味道也没有了。沉默、争吵、甚至开始打冷战。他喜欢的足球、NBA,她喜欢的电视剧、购时尚,格格不入。甚至有时他们会孩子一样争抢遥控器。生活,忽然就没有了原来的温暖,和心有灵犀。
也许,离开是最好的选择。
    他离开的第一个夜,她抱着小熊却怎么也睡不着。他那讨厌的微微鼾声,竟成了她睡不着的罪魁祸首。翻过来,调过去,她一夜也没能睡踏实。哪怕是抱着最爱的小熊,她却再也找不到当初抱着小熊的甜蜜。
    第二天,太阳刚刚醒来的时候,她却呼呼睡去。
    迟到,她在单位的第一次迟到,就这样成了单身自由生活的开始。
    每天几乎都是熊猫眼,黑着眼圈去上班。姐妹们就问这问那,搞得自己很狼狈。忽然想,这几天他过的好吗?他是不是也和她一样彻夜难眠呢?
    第十天,下午突降暴雨,到了黄昏时分,竟然打起了响雷。她吓坏了,抱着小熊蜷缩在阔大的床上,蒙着被子,不敢露头。原来只要一打雷,他就会躺在她身边,紧紧抱着她,在她耳边说一些有趣的故事,或是哼唱她喜欢的歌曲。可是这个夜,雷声轰鸣的夜,没有了他的保护,要如何度过?
    电话响了,是他的。按下接听键,他的声音温暖而敦厚:“别害怕,我就在楼下站着,你放心睡吧!”
    站起来,披着外套走到窗前。果然,他打着一把伞,站在楼下,如一尊护卫神。雷声顿时小了很多,眼泪却突然流下来。
    开门,她走到他身边,轻轻拉着他的手:“进来吧,外面太冷了!”
    走进屋里,她忍不住抱住他,哭泣。
    “原谅我好不好?我太任性了!”她紧紧地抱着他,“回来吧,好吗?”
    他说:“嗯,我去拿衣服。”
    “傻瓜,衣服明天再拿,今晚你就要陪我!”抱着他,她忽然感到一种特别踏实的感觉。原来啊,这段时间虽然分开了,可是心,一直都在他身上啊!

    赵国旗,笔名火热的冰,男,汉族,临沂市作协会员,郯城县作协副秘书长,临沂青藤文学网编辑,担任多家网站版主,喜欢读书写作旅行,已在全国各地报刊杂志发表文章数十篇。发表作品小说《我看见你了》《邻居》等;散文《冬天,就该这样》《一朵月光睡了》等;诗歌《一定有什么东西丢了》《把你藏在诗里》等。

    责任编辑:芦苇、东北汉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