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光临陕西名人网 收藏|设为首页

频阳吟笛:明刻本《富平县志》发现始末

  来源:  
    2015年9月,美国路易斯安那州立大学终身教授王万军博士(富平县流曲炭村王家堡人)及侄女王雯(哈佛大学访问学者),应笔者相求,費尽周折,终于在美国哈佛大学燕京图书馆,找到了明万历甲申《富平县志》刻本。盖因代远年湮,惟缺封面及孙丕扬序和刘兑序前半部分。

    明代版《富平县志》的面世,填补了富平乃至陕西省文史资料的空白,实乃喜出望外的重大发献!这对研究富平古代历史,还原明刻板《富平县志》的真实面目,有着举足轻重的文史价值和现实指导意义。王万军博士及侄女功不可没!
    明甲申刻本《富平县志》,在国內几乎绝迹。迄今流传于世的,多为清乾间富平知县吴六鳌重刻本,或依据重刻本手抄或注释的。今年年初,富平惠志刚老师曾到陕西图书馆寻觅,看到的也是清乾隆刻本。上世纪八十年代,曾有明《富平县志》蜡版刻印本问世,也是根据清乾隆本注释的。笔者现有电子版影印本:清乾隆间《乔志》、吴六鳌重刻《孙志》《吴志》《樊志》、台湾翻印《樊志》、清末《富平乡土志》、疑清代人毛笔手抄重刻本《孙志》,及新编《富平县志》等。
    寻觅明万历甲申刻本,一直是笔者的夙愿,多年来上下求索而一无所获。今竟如愿以尝。

  
    明代《富平县志》成书于万历十二年,岁在甲申(1584),明都察院右副都御史(食二品俸)前保定巡抚孙丕扬(富平流曲镇人,其时以病辞官居家賦闲)主笔撰修,时任富平知县刘兑(河北新安县人)倡修并作序。该志通篇结构严谨独特,行文精炼流畅,主旨厚德重孝,抑恶扬善,论评中肯朴实恰当,用词言简意赅,颇具《史记》遗风,史称“孙志”,为明代陕西八大名志之一。为方便读者赏析,笔者按原版字样及格式予以重抄。全篇共33492字,辨认不清的34个字,缺28个字。有些缺字或模糊字迹,对照乾隆版予以填补,已臻完善。明万历甲申刻本与清乾隆刻本对比,后者有些字为误填补字或错字,迄今流传于世的县志文字谬误,大概多源于此。
    笔者在恭录明万历刻本《富平县志》过程中,深感古人用词严谨精简,朴实无华。特别是对人物的描写或评价,坚持用事实说话,生动逼真,恰如其分。其中的“频阳人曰”,语句尤为精彩,切中时弊,冀以期盼,耐人寻味。如“昔者圣王之制沟洫也,卑己之宫室而尽力者何哉,讵非以民事不可缓乎。富平北鄙,频山崒嵂。厥田最亢,雨旸少愆,即艰食之庶姓接踵矣。由汉而来,漆沮、温水,业有引者,然止西、南隅耳。维东维北视三水滨地,不第五倍已也,然皆望云霓以糊口。说者谓导西三尺岭,即可水遍邑境。奏勘空繁,实事罕见。於戏!锸云渠雨,一举事而利夺天工,真与郑、白二渠永永不朽。举全邑而授万年之利,此岂渺小事耶!是故书之,以待造命之豪杰者。”精彩之笔,枚不胜举。

   
    据笔者与富平惠志刚、张纪周二位老师反复考证,一致认为,明万历《富平县志》是孙丕扬在流曲善庆寺撰修的。该寺初为孙丕扬先祖为纪念姑奶抚养之恩所建,原为祠,后改祖师院,唐贞观间又改为善庆寺。嘉靖三十四年关中地震时,善庆寺塌颓,孙丕扬之父孙惟谦莅临痛惜,期望能恢复之。后来乡里耆老动议重修,典使孙学文等主其事,孙丕扬胞弟孙丕振等监工重修。其时孙丕扬的老外爷,前贵州左参议李恕曾捐金饰佛身。孙丕扬撰碑纪此事,此碑今尚在流曲小学院内。
    明志序言有“结庐频山之南”“锦川精舍”“入则承颜顺志,出则明经授徒”等句。善庆寺在流曲南街(即今流曲小学),此寺又与孙氏家族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。其时,身为二品大员的孙丕扬,在家赋闲期间结庐于此,是顺理成章的事,由此可见,结庐之处在流曲南街善庆寺无疑,即孙丕扬撰写《富平县志》之所。



    频阳吟笛,原名彭辉,陕西省富平县小惠村人,现居北京。1974年入伍,历任宣传干事,教导员,政治处主任,团政委等职,海军上校军衔。业余创作,酷喜访古。有报告文学《山沟沟有这样一个兵》《大荒恋歌》等作品散见军队和地方报刊。业余时间整理了大量关于富平县的历史掌故,资料翔实,内容极为丰富。